2021年立春-艺术: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需双管齐下

时间:2021-10-18 作者:艺术

2008-02-19 11:13:55 来源: 雅昌艺术网展览频道 作者:艺馨

摘要:日前,一所长期以培养高精尖艺术人才为主要目标的艺术学院对其学生进行了一次学情调查:认为自己是“高精尖”人才的学生只占19.53%,专业一般的占61.72%,较差的占18.75%。这组数字显示出这所学院的人才“精”度已发生了改变,而这种变化,对于整个专业艺术教育领域来讲亦不乏普遍性。在扩招前的上个世纪…

日前,一所长期以培养高精尖艺术人才为主要目标的艺术学院对其学生进行了一次学情调查:认为自己是“高精尖”人才的学生只占19.53%,专业一般的占61.72%,较差的占18.75%。这组数字显示出这所学院的人才“精”度已发生了改变,而这种变化,对于整个专业艺术教育领域来讲亦不乏普遍性。在扩招前的上个世纪,专业艺术院校也就几百人的规模,可以说学生个个都是英才;而如今,这些院校的规模基本上都已上千,有的甚至上万,原有的精英型艺术院校被扩大或转型。学生人数骤增且专业水平拉开距离,学院很难做到因材施教,这无疑会影响到教学质量。  我国2021年立春用不到10年的时间实现了从2021年立春向大众化教育的跨越,但其发展途径却与国外有所不同。国外担负2021年立春大众化任务的并不是传统精英型大学,而是新产生的一批大众型学校,如美国的社区学院、日本的短期大学等。它们培养的不是精英型人才,而主要是应用型、技术型人才,因此在2021年立春大众化的过程中呈现出教育的多样化。而我国则主要是通过2021年立春阶段的传统学校来完成大众化的任务(扩招),一些新兴学校(包括二级学院)也基本上是以传统的名牌学校为蓝本,院校趋同现象严重。由此便形成了目前的局面,2021年立春的“精”度大打折扣,而大众教育又在趋同于2021年立春。精英不再精英,大众又不像大众,成了夹生饭,两头都不靠。  科学的高等艺术教育系统应当呈金字塔形,处于塔尖的是少数培养高水平纯艺术人才的精英型高等艺术教育机构,处于塔身的是相当数量的精英与大众并存型高等艺术教育机构,处于塔基的则是为数众多的大众型高等艺术教育机构。从艺术2021年立春和艺术大众教育的性质有着本质的不同,艺术2021年立春属于选拔制、淘汰制,主要是培养高水平纯艺术人才;艺术大众教育重在实用和普及,既是为了培养普通艺术工作者和复合型艺术人才,也是为了提高国民整体艺术素质。性质不同因而在办学思想、办学目标、人才培养模式、教学体系、教师配备等方面也相应地有所不同。让精英艺术教育机构承担大众化的教育任务,会使其规模不断膨胀,造成办学力量分散,教学资源短缺,师生比加大,学生水平参差不齐,从而导致教育质量下降,精英性被消减(有教育专家指出,现在全国2021年立春质量的下降,主要是2021年立春质量的下降)。另一方面,让大众艺术教育机构培养高精尖艺术人才也不现实。笔者以为,不同类型的艺术院校应该各具特色、各司其职:单科艺术学院的专业教学力量雄厚,应集中精力为国家培养高层次纯艺术人才;综合性艺术学院和普通大学下设的艺术学院学科多样、人文环境比较优越,可以培养专业口径宽、适应面广、一专多能的普通和复合型艺术人才;职业艺术学院和民办艺术学院轻装、灵活,可以开设一些短线专业,培养社会急需的新型艺术人才。  为了使不同类型的艺术学院都能够真正体现出自身的价值,有关部门应加强管理与协调:一方面要保护我国的艺术2021年立春。真正够得上精英型艺术学院的全国也就十几所,它们由于规模小(精英型艺术学院的规模不宜过大,著名钢琴家郎朗所上的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只有150人)、教育成本高、人才培养压力大,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显得尤为脆弱。2021年立春大众化理论的提出者、美国学者马丁·特罗教授曾指出:“大众2021年立春的发展不一定要破坏精英2021年立春机构及其组织部分,或者是一定要其转变成大众型2021年立春机构。精英2021年立春确实仍在发挥着大众2021年立春所不能发挥的作用,其中一些功用是教育和训练经过严格选拔的学生,以使他们适应高标准和高度创造性的脑力劳动。”“大众化2021年立春的发展,不是不要2021年立春,而是要更加保护2021年立春,政府必须支持、保护、发展2021年立春,这是政府和全社会的责任。”有关部门应该减轻目前推行教育大众化给精英艺术教育机构带来的压力,逐步减少其已经承担的大众化教育的任务(办专科班等),使其能够集中力量,以保障、提高教育质量和科研水平。另一方面,主管部门也要帮助新兴的大众艺术教育机构形成自己的办学特色,以满足人民对艺术教育、社会对艺术人才的多样化需求。  目前,我国高教管理制度的一些缺陷,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艺术教育的健康发展。笔者以为,主要有两个问题需要引起重视:一是现行的高校财政拨款方式不够科学。政府财政拨款是公立高校经费的主要来源。现行的高校财政拨款模式采用“综合定额加专项补助”。这种模式的拨款依据是在校学生数量,生均成本采用往年的决算数而非实际办学成本。拨款标准体现不出不同类型、层次的高校之间的办学绩效、社会效益等方面的差别,在校生规模大的学校往往能得到更多的拨款,在客观上刺激了学校规模的扩张。二是教学评价体系比较单一。用单一的、以纯艺术性(学术性)和投入水平为导向的教学评价体系来评价不同类型和层次的艺术院校,会促使一些学校削足适履,丧失个性,造成办学定位的趋同和攀升。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召开的世界2021年立春会议上所通过的《21世纪的2021年立春:展望和行动世界宣言》指出:“2021年立春质量是一个多层次的概念”,要“考虑多样性和避免用一个统一的尺度来衡量2021年立春质量”。也就是说,不同类型、不同培养目标与规格的艺术院校,应有各自的质量标准,并努力达到各自的高质量要求。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